2018年10月13日 星期六

參加2018歐洲教育展心得——想去德國留學

德國免學費很吸引人
德勒斯登生活費也不算太高,如果有funding就不一定需要打工
越不需要存很多錢,我就能越快出去。相對原本想去的北歐,或許德國可以更快成行。
碩班有比較多英文授課的系所,博班則是老師認為可以跟你溝通良好就好
如果可以念博班,我會想念博班,碩班也不排斥。就看哪個能比較快出去
 
開始學德文
找哪些學校有有興趣的題目,我又有可以牽扯得上的背景,或許不一定要聲學相關
開始每天看paper,慢慢建立研究的感覺,以及了解自己哪裡不足
    摘要 研究方法 結論 頂多再看introduction
    在自己工作上做一些不只對自己研究經歷也對工作有幫助的小研究專案。
 
 

2018年3月25日 星期日

20180325 日記 新竹搭計程車

今天週日在新竹,要趕12:40的自強號去台北上課,已買好座位,叫金力車行,同時也是55688在新竹的合作車行,打電話去叫車,他請我稍等,他看起來在調配車輛,但等了很久超過5分鐘,才告訴我有台從園區的車過來,要等11-12分鐘,但結果塞車,等了超過20分鐘,11點10分叫完車,從南大路577號全家到新竹火車站,騎機車大概5分鐘的路,最後51分才到火車站。只能搭晚超過一個小時到達目的地的區間車…。

路上已知道一定來不及,當場苛責司機也沒用,司機的理由是今天可能竹蓮寺拜拜,所以明湖路一直到南大路這附近都塞。不然週日不太會塞,只好勉強自己接受現實,壓抑怒氣(還是滿不爽的),耐著性子,問司機竹蓮寺是不是這邊最大的廟,不想因為自己的情緒,浪費探索這個世界的任何機會,他說算是新竹這邊的老廟,供奉觀音菩薩。也談起了從我住處附近騎車到新公司最方便的路,但聽起來跟我從google地圖查的路一樣…,這倒是沒有新收穫。

我猜想也許55688吃掉太多金力的車子,而打55688又常常全客服忙線(所以習慣打在地車行的電話),以後如果在新竹要叫計程車改叫第一車行看看好了…

另外下次要根據想抵達的時間,再往前估一班火車,以免意外發生。

2018年3月5日 星期一

[日記] 生也有涯...

有意義的事情太多了,但人的生命卻極其有限,不得不挑事情做...,並且要持續去做。 比如今天上課聽到外籍老師Brett說他平時不看一般英文書,覺得浪費時間,英文書只看考試相關的書,作備課與研究考試用,其他就是用來看中文小說。滿驚訝的...

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札記] 高敏感是種天賦

昨天買了玻璃心之書--「高敏感是種天賦」,沒想到裡面提到的紓解自己壓力或是提高自己效率的方法,大部分我已經用在自己的生活裡,也難怪休閒活動即便愛往戶外跑但總是比較孤僻一些…,卻比較自在。

為了讓自己生活過得去,物質上或與環境的互動中或許隨著年紀增長,會發展適合自己的行為模式,但情緒卻不見得能得到抒發或保護到,所以需要轉念、改變認知,因此看這本書還是有不少幫助。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札記] 沒效率....很累...然後更沒效率 惡性循環

最近半夜都在看工作想投履歷,早上睡起來就還好了... 因為前兩天都只睡5個小時,昨天加到七點半受不了先回宿舍睡一下,大概晚上11點半起床遠端整理爛報告,半夜一點半左右把信寄出後,躺在床上滑104,滑著滑著就寄出了... 然後今天早上睡起來後又後悔了... 我在幹嘛 哈哈...

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札記] 高頻的指向性

指向性指的是聲音的大小跟你位於聲音的哪個方向很有相關,比如原本位子聲音很大,向右站一步,聲音就變很小,再更向右站一步,聲音又變大了。

原因是有些方向的聲音,由於聲音互相干涉,所以抵銷掉了。

什麼是干涉?因為聲音是藉空氣的壓縮與舒張傳遞。所以當一個聲源傳到某處應該是壓縮狀態時,卻碰到了另一處傳來的舒張的壓力,所以就抵銷了。(換個說法就是這個聲壓剛好遇到180度相反相位的聲音所以抵銷了)
高頻的聲音波長短,換句話說從壓縮到舒張再回到壓縮,在很短的傳遞距離就會完整循環一次。只要兩個或多個高頻的音源,出發的位子有一點點不同,根據頻率不同,在一些特定方向,其中一個聲源壓縮的壓力很容易就碰到其他音源傳來的舒張的壓力,聲音就抵銷了

想像一個振膜平面上面排列了無限多個點聲源,所以有干涉的現象,也就有指向性的問題。這個跟振動平面的大小(振動平面的半徑)以及頻率(波數k)同時有關(k*a)。 當聲音的波長遠小於振動平面的半徑(ka>>1),輻射出來的聲波就會有主瓣還有旁瓣,如下圖:




當聲音的波長足夠大(ka<3.83),則會只看到一個主瓣;
若聲音的波長遠大於振動平面(ka<<1)若聲音的波長遠大於振動平面(ka<<1),則同樣距離各個角度的聲壓都一樣大(半圓)。

參考資料:Kinsler, Fundamentals of Acoustic, 4th edition 

2016年12月13日 星期二

[札記] 迴路式音箱的振動行為

整理郵件時候發現以前回給同事的信件說明思考了一整個晚上的結果,自我感覺頗良好,所以先存放在這邊,等以後思緒更清晰的時候再來改寫:


關於為什麼在開口音箱共振頻率的時候,振膜的振動會變小,感覺好像被damped掉了,導致說在那個頻率,振膜幾乎沒有發出聲音,我找到了一個可能的解釋,不過是從振動的角度來看。結論是,在那個頻率的時候,當振膜去壓箱體的空氣,箱體的空氣因為被壓縮,就像彈簧一樣會反過來給振膜一個力,以及振膜因為變形,他本身也像彈簧一樣有想要回復的力,所以箱體空氣彈簧的力和振膜本身的回復力跟我們藉由音圈磁迴所加諸在單體懸吊系統上的力幾乎抵銷,所以會看到單體在那個頻率幾乎沒有發出聲音,從模擬去看那個頻率下,振膜的加速度也是相對小的,所以可以推論,在那個頻率,振膜因為力抵銷的關係,最後所受的合力很小很小。

封閉式音箱的力無處跑,所以除了抵銷的力之外,多餘的能量還是會反應到振膜上面,因此振膜仍然會作動,可是對迴路式音箱來說,抵銷的力之外的其他多餘的力,
沒有反應到振膜上面,而是去振動了迴路管的空氣,來發出聲音。



迴路管式的音箱,迴路管的空氣視為質量,音箱的空氣視為彈簧(Helmholtz resonator得出的結論),所以迴路管式音箱加上單體恰恰跟下圖振動學課本這個例子很相近,
例子裡面的m1k1可以想成單體懸吊系統的質量和剛性;而m2k2可以想成迴路式音箱的質量和剛性。w11是單體的共振頻率,w22是迴路式音箱的共振頻率。

利用f=ma,針對m1列出一條力平衡的方程式,針對m2列出第二條力平衡的方程式,兩條方程式解聯立,求X1X2X1是單體懸吊系統的位移,X2是迴路管空氣的位移。
課本這頁沒有列出兩條方程式,而是直接把解的結果X1X2寫出來,如式(5.6.1)和式(5.6.2)

可以看到式(5.6.1),當我們施加在單體懸吊系統上的力的頻率w等於迴路式音箱的共振頻率w22的時候,單體懸吊系統的位移X1會等於0

至於封閉式音箱,就像在這個例子裡面,把m2換成不會振動的地面,所以就不會有像迴路式音箱那樣的現象。









2016年10月9日 星期日

[札記]怎麼看一本書

怎麼看一本書
1. 什麼是你最有興趣的
2. 什麼是你不懂的
3. 什麼是你反對的
4. 什麼是你覺得講的還不夠的

from【台灣健檢書】2016-10-07新書發表會:張國城 老師主講@金石堂城中店金石生活學堂

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

[札記] italki

它的作文互評功能好像不錯,是其他這種彈性使用通訊軟體的英文學習媒合網站沒有的。

會話課雖然有點貴,每個老師的費率不同,有的老師會提供課時包,相對便宜不過最便宜的費率大概都還是engoo的1.5~2倍左右。

有個優點是他會去審核老師是否有TESOL之類的英文教學證照,放在教師介紹的地方。老師也區分成兩個區塊一個是職業教師,一個是輔導教師。

其他網站老師不見得有TESOL之類的訓練,需要更多嘗試去尋找適合的老師,當然證書也不完全代表就很會教,但至少有個參考。

另外職業老師通常也可以提供自己的教材,老師或許會比較熟悉教材,會去引導、補充。不會像engoo,最熱門的daily news,(有自己先預習的狀況),文章帶著念過一次,有時間的話回答一下關於文章理解的問題就沒了,更下面的discussion,要再另外25min。不過我engoo也才上過150 min而已,應該多上一些,比如同一個老師多上幾堂,然後再試試別的老師看看狀況怎麼樣。

可能是之前上過東吳推廣部每週日上午楊老師的英文實力養成班,那樣收穫滿滿的課程,對現在用過的這些線上課程,都有些曾經滄海之感...可惜發生一些事已經不好意思再去上課。

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雜記] 轉領域

前些天參加醫管學長的婚禮,被問到轉領域的問題(大學醫管-->碩班機械),兩種差這麼多,怎麼有辦法轉?

以我來說,在學校轉比起在業界轉痛苦比較小...,我想自己也還沒真正完全的轉換領域,還在掙扎努力...。這個痛苦不是辛苦,我覺得兩種都滿辛苦的,痛苦在於"不能理解"...。

在學校遇到的大部分是在教科書上的,即便接業界計畫,也有老師可以問,而且通常加上修課大概就兩件到三件事情同時進行,平常做事也沒有人會打斷你,有時間可以思考,有人可以問,對理解事情很有幫助;可是工作之後,雖然不是什麼多尖端的東西,但可能大家也不是很懂,或是很懂但是懶的也沒有義務要教,而且教了麻煩更多。同時進行的工作多,也有時限,時不時會有人走過來打斷正在進行的事,很多事情無法理解或是理解的很淺碟,成果就給出去,念了書,結果還是在大量try error...,有時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在學校,必須說研究所入學考試的科目真的有他的參考價值,當時準備考試補習的工數、靜、動力、材力,幫助我度過碩班的生活很多(尤其是工數,學好工數,再學其他專業科目會快很多,很容易去理解公式背後的物理意義,這時才體會什麼叫做數學是一種語言,但工作後已經失語了...只剩下加減乘除 0rz),還有不嫌棄願意為我解惑和幫助我寫報告和論文的指導教授,雖然我一直覺得他很嚴肅(偶爾還滿和善的),心裡上跟他不好親近,可是回頭想那兩年真的非常受朱老師幫助。(雖然有幾次真的很想從工學大樓往下跳...)

我的碩論不是真的去做什麼研究,只是兩個在學時接業界計畫所撰寫的期末報告,挑一個改寫成論文,人家說自己寫的研究,應該比指導教授還要清楚自己做的東西,但事實是很多理論基礎還是懵懵懂懂。

那時,修了一些大學部的課,成績也不錯,但開始接計畫後就沒再繼續修,總覺得遺憾,沒有前面四年可以把其他基礎好好地念一遍...,不過畢業後到現在兩年多,沒用到的也都忘了...,回頭看當時很興奮找到的Joukowski Airfoil探討不同幾何參數影響機翼升力的matlab code,在網誌寫那一篇,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工作後,還在掙扎努力...,其實在考慮是否過幾年後去penn state或southampton念聲學...,以後看有沒有機會教書